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漫威太阳神 >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迟来访客 最后交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迟来访客 最后交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阅读:倾城毒妃:邪王宠妻无度
    史塔克一路踉踉跄跄,总算是在赶在史密斯.周离开之前来到了辉耀市。而他一来到这个城市里,就已经是马不停蹄地向着公馆的方向赶了过去。

    当然,赶虽然是赶,但是却并不意味着就对其他的一切视若无睹。而就他进入城市以来的所见所闻,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城市的确是已经成为了人间的圣所。

    外面的世界天崩地裂,混乱横行。活人都变得好像野兽一样,完全丧失了理智。但是在这里,却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依然是往日里那副歌舞升平的模样。人心或许会因为看到多玛姆那样恐怖的存在而动荡,但是身处在神灵的庇护之下,又不曾直面过多玛姆那蛊惑人心的邪恶力量,他们到底还是相安无事。而这,已经要远比外面的糟糕世界好上百倍千倍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相比较之下,人间的乐土大概就应该是这副模样。可是,越是如此,史塔克就越是会有一种不必要的担心。他不知道史密斯.周来这里是干什么,但是总归是来者不善。而如果让这么一个居心叵测的家伙身处在这一片人间乐土之中,他总觉得和把火药桶埋在火山口上没有什么区别。

    责任感让他难免地会心忧那些糟糕的情况,但是转念一想,他却是心底苦笑了起来。都已经是自身难保的时候了,他却还在这里关心这些和他不相干的人,也不知道这种白痴的想法是被谁传染的。

    放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史塔克只能按照自己计划中的一步一步来。而就在他像是一条瘸了腿的老狗一样,飞奔着闯进公馆大门的时候,他立刻就看到了仿佛主人一样高坐在大厅中央的史密斯.周。

    史密斯.周并不意外他的到来,或者说,他的一切行动都被史密斯.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说一句送上门来的惊喜或许不是那么的贴切,但是说他是自己钻进圈套的猎物,却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错误的。

    当然,即便是一个猎物,也是一个有价值的猎物。这个世界上值得史密斯.周费心的人可不多,史塔克刚好是其中的一个。所以面对着风尘仆仆的史塔克,他就像是一个好客的主人一样,对着他热情地说道。

    “你来的刚刚好,史塔克先生。相比这漫长的旅途一定让你感觉不太好受是吗。既然如此,快坐下喘口气吧。我想我们还是有那么一点时间,来好好地聊一聊。”

    “史密斯.周,你把我妻子和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看到的目标,史塔克立刻就低吼着对着史密斯.周质问了起来。而面对这样的质问,史密斯.周只是耸了耸肩膀,然后微笑着对着他说道。

    “放轻松,史塔克先生。你的妻子和儿子并不在我这里,毕竟,我还不屑于这种通过控制他们来胁迫你的手段。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还不够资格让我这么做。所以放宽心。”

    “所以,这是个骗局,只是为了让我到这里来的是吗?”

    史塔克喘了一口气,但是随后史密斯.周的话却是让他再度提起了心来。

    “你来了那么这就是一个骗局,而如果你没有来,那么这就不是一个骗局了。请坐吧,喝茶还是威士忌。”

    “威士忌,加冰。”史密斯.周的话让史塔克心中不快,但是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就是绝对实力上的有恃无恐,实力上他不是对手,所以他就只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既然如此,那么他也干脆就任由史密斯.周摆布,他倒要看看,这个家伙心里到底打着怎么样的鬼主意。

    “汉密尔顿夫人,请给这位先生来一杯杰克丹尼,加冰。另外,告诉阿岚,让她们行动快一点。我知道女人在行动力上一直都存在一些问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时间就可以一直被这么浪费下去。毕竟,天色就快要晚了......”

    “等待女士是绅士的一种风度,先生。”依旧板着一张脸,不带有任何表情波澜的女管家汉密尔顿夫人亲自给史塔克斟上了酒,同时的,她也是为自己所服务的主人家辩护了起来。

    拖延时间,这种小把戏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而对于汉密尔顿夫人的这个绅士话题的借口,史密斯.周只是摇了摇头,就对她微笑道。

    “别想拿这样的话捆住我,夫人,按我说的去做。相信我,我对你们表现的已经够绅士的了。如果你再这么抱怨的话,我想刚刚史塔克先生手底下丧命的那些精英们,他们的灵魂可是会哭泣的。”

    这话刚说出来,汉密尔顿夫人就下意识地看了看史塔克的脸色。而当她注意到史塔克脸色上的愤怒和难看后,她立刻就闭上了嘴巴,快步地向着楼上走去。

    忌惮的模样在是史塔克面前表露无疑,而对于她的这种表现,史塔克则立刻就对着史密斯.周嘲弄了起来。

    “这就是你说的不屑于动用胁迫的手段,哈,我还真是见识到了,有人能在威胁了一群女士之后还能挺直了腰杆说这样的话。也许我该称赞你一下,毕竟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人终究还是少数。”

    “呈口舌之快可不是什么好的习惯,史塔克先生。”

    敲击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清脆的声音传到了史塔克的耳中,却是骤然地变成了洪钟大吕一般的响动。震耳欲聋,仿佛一柄大锤猛地敲打在了他的脑壳上一样。哪怕说如今史塔克的身躯已然不属常人,但是依然的,鲜血还是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口鼻中迸射了出来。

    这让史塔克一时间相当的狼狈,不过也只是狼狈罢了。史密斯.周并没有下狠手,只是小小的给了他一个教训,让他稍微地收敛一下自己的秉性。毕竟,他不是史塔克的老子,没有必要惯着他的臭脾气还有他那一张破嘴。

    而这么敲打了一下,史塔克果然是收敛了起来。他到底不傻,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所以在淡定的擦干净了自己口鼻上的血渍之后,他就已经是摆正了脸色,对着史密斯.周询问了起来。

    “好吧,好吧。既然你不想听,那么我不说就是了。说说别的,比如说你引诱我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别说是为了给我看你们的家庭喜剧,我对于这种麻烦事情可是从来都不会感兴趣的。”

    “史塔克先生,你果然和史蒂夫说的一样,永远都管不住自己的那张破嘴。知道吗,如果不是你个人具备着相当有意义的价值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让你永远地把嘴闭上。”

    “最好不要。要知道我最大的价值应该就在脑子和嘴巴上,如果你真的对我的价值感兴趣的话,那么还是让它们留下来的比较好。”

    “这取决于你,史塔克先生,或者说取决于我们最终能交流出怎么样的一个结果。”史密斯.周放下了酒杯,抬眼认真地凝视着史塔克。而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得出来,这场交流的结果恐怕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走向。

    生存还是毁灭,如此明显的两条道路摆在史塔克的面前。而面对这种决定着他人生的选择,史塔克则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美酒,然后放下酒杯,对着史密斯.周咧开了嘴来。

    “我已经做好准备,打算洗耳恭听了!”

    “很好。”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自己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而在这么思考了片刻之后,史密斯.周就这么对着史塔克说道。“和我以往所接触的那些手下不同,作为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子,单纯地用权力,野心亦或者是理想之类的东西,大概是很难和你取得共识的。所以,我们换一个方式,从统治者的角度上来说。”

    “统治者?”挑了挑自己的眉头,史塔克明显地表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来。作为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居然敢和他这个国家政府首脑谈统治者之道,这可真是让他有一种对方在自取其辱的感觉。

    不过,话题是对方挑起的,史塔克也不介意看到对方在这个话题上吃瘪。所以他很不客气地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来。

    “请吧,我已经做好准备聆听你的高见了。”

    “高见谈不上,只是一些个人的见识。首先是关于我身份的问题,在那个所谓的杰出造物的推理之下,我的一些身份已经被你们所得知了。不过那不是全部,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就不必再隐瞒些什么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史密斯.周,诞生于一万年前的东方中土,人称我为赤松子,是东土世界第一位仙人,也是人类最古老的统治者——黄帝的老师以及佐臣。”

    “请恕我直言,你口中的黄帝应该是在公元前两千七百年那位统一了黄河流域的部族领袖。而在他之前,公元前三千一百年,埃及的美尼斯可是已经建立了第一王朝。他可比你口中的黄帝还要早上几百年呢?”

    史密斯.周想要用自己漫长的生命吓住史塔克,史塔克可不吃这一套。他虽然历史学的不怎么样,但是身为一个顶级的富豪,他可是知道人类最古老的王朝的由来。而作为西方文明发源地希腊的老邻居,埃及可是出了名的古远。再托了西方人连人家祖坟都拆掉的福,对于埃及几大王朝的历史,他们也能算是如数家珍了。

    虽然不是自家的东西,但是能拿埃及历史嘲讽一下史密斯.周口中的华夏历史,史塔克乐得如此。

    “美尼斯吗?我见识过。甚至更久远一点的蝎王我也曾目睹过他的一时风采。”

    一句话打断了是史塔克的洋洋得意,史密斯.周更切实的用自己漫长的阅历给他上了一课。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史塔克先生。就像是课堂上的自负蠢货去和他的老师争辩一样,稍微地知道一点点课堂外的东西就以为是掌握了真理。你想要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那么我就给你我的理由。”

    “埃及前王朝建立的时候,我就已经成仙得道近千年了。我很清楚埃及的法老是什么货色。说是人间的君王,人类的统治者。倒不如说是神灵的傀儡,一个假把式罢了。自欺欺人地言诉自己是什么神灵的后裔,以所谓的神灵血脉而窃居高位,统治着一堆只知道膜拜偶像的愚民。这样的人也能叫统治者,如果你回答是,那么我也只能说,你们所谓的统治不过如此,只是把守着权柄的无胆家犬罢了。连野狗也不如,注定要湮灭在人类所推动的历史洪流之中。”

    史密斯.周锋利的言辞让史塔克哑口无言,他显然没有办法和亲眼所见过的史密斯.周争论些什么。但是他有不愿意这么低头认输,所以他也只是犟着嘴说道。

    “好吧,好吧。就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明白,你嘴里的黄帝和埃及的法老们有什么区别。那样的一个史前时代,所有的人类都几乎是一样的。愚昧、迷信,连基本的民智都没有,统治这样的人类,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说法吗?”

    “无知是最能让人理直气壮的根源,史塔克先生。你真的以为,远古的神话时代会是你们所以为的那样,只是一群原始人聚在一起无所事事的意淫吗?不,你根本不知道,那个时代的人类和神灵之间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知道奴隶制吗,你以为人类是跟谁学的。我告诉你吧,这都是跟所谓的神灵学来的东西。而在神灵眼中,人类就是他的奴隶。”

    “而现在,我告诉你我们口中的两个统治者的区别是什么。你的统治者是奴隶头子,他想的只是如何取悦他的神灵,然后永远把这个奴隶头子当下去。而我口中的那个统治者,他要的是推翻神灵的统治,让我们不再做奴隶,让我们主宰我们自己的命运。这就是区别,史塔克先生。所以我称他为最古老的真正统治者,你有意见吗?”

    史密斯.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非常的凶狠,凶狠到了史塔克怀疑自己只要提出一点意见就会立马被他给撕成碎片。很明显,这个时候再耍嘴皮子绝对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所以他立刻高举起了双手。

    “没有,当然没有。我是说如果这就是真相的话,那么我赞同你的话。”

    “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所谓的这个统治者,他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新书推荐: 诡秘之主 三寸人间 豪婿 逆天邪神 明朝败家子 武炼巅峰 牧神记 赘婿 凤含战神传 最佳赘婿